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降准落地首日隔夜利率再破1%:为何债涨、汇稳?

探险 时间:2020-01-08 编辑: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:
今天降准落地,流动性更加充裕,资金面非常宽松,市场阳光明媚。华东地区某城商行资金交易员1月6日表示,不过我们今天没有出(资金),资金价格这么低,挣不到钱。 央行公告称,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释放长期资金8000多

“今天降准落地,流动性更加充裕,资金面非常宽松,市场阳光明媚。”华东地区某城商行资金交易员1月6日表示,“不过我们今天没有出(资金),资金价格这么低,挣不到钱。”

央行公告称,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释放长期资金8000多亿元。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较高水平,可吸收央行逆回购到期等因素的影响,今日不开展逆回购操作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,当日有500亿逆回购到期,因此央行实现流动性净投放7500亿,资金面呈现宽松态势,隔夜资金利率再度跌破1%。市场利率变动对股汇债均有影响,但尤以债市最为明显。

记者了解到,流动性宽裕使得债市走强,10年期国债主力合约涨0.18%,银行间现券收益率下行逾1BP,一级市场需求向好。“降准确实对市场流动性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宽松影响,利率也出现下行,说明市场预期相对乐观。”中银固收首席分析师杨为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对于下一步市场利率走势,受访机构认为需密切关注1月中旬MLF新作情况,以及LPR利率是否会下调。考虑到本次降准将使银行资金成本下降,新年首次LPR报价大概率下行。

“抢债”

一位国有大行资金交易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1月6日银行间市场资金面整体呈宽松态势。早盘起,各银行融出积极,带动市场利率下行,其中跨春节28天期限询价较多。

先来看SHIBOR走势,这是一个观测资金价格走向的重要风向标。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,1月6日不同期限SHIBOR悉数下行,隔夜品种下行15.9BP报1.003%,7天期下行13BP报2.219%,14天期、1月期SHIBOR均有下降。值得注意的是,部分成交的隔夜资金利率甚至低于1%。

如果拉长时间看,市场资金利率自1月2日来的三个交易日持续下行:以7天期SHIBOR为例,其利率由2019年12月31日的2.737%降至1月6日的2.219%,下降了51.8BP。

记者采访了解到,此次市场利率下行的原因在于季节性因素消失。在资金市场上,一般季末、年末资金都会异常紧张,跨季或跨年后资金利率就会回落。更为重要的原因则是,降准释放的8000亿资金流到市场。2019年1月4日降准后,资金利率也大幅下行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新年来三个交易日7天期SHIBOR均低于7天期央行逆回购利率(2.5%)。换言之,政策利率和市场利率出现倒挂,这意味着如果银行从央行拿到逆回购资金再贷出去,是亏损的。

“市场利率这么低,出(资金)的意义不大,接下来看中旬缴税缴准后利率是否会回升。”前述华东地区某城商行资金交易员称。前述国有大行资金交易员则提醒,1月6日临近午盘,资金面略有收紧,隔夜融出渐少,下午补头寸非银机构需求难平。

一般而言,市场利率变动对股汇债均有影响,尤以债市最为明显。其逻辑在于,因为利率低,金融机构可以滚动借入成本较低的隔夜资金,来配置较长期限债券套利。1月6日,银行间质押式回购交易达到4.46万亿的规模,创出历史新高。

在债券违约风险加大的背景下,大量资金涌入利率债市场,推动债市走强。1月6日,国债期货全线收高,银行间现券收益率下行约1BP——10年期国开活跃券190215收益率下行0.99BP报3.5750%,10年期国债活跃券190015收益率下行0.75BP报3.1325%。

“整个市场的预期相对比较乐观,债券收益率可能还会继续往下降。”杨为敩称。

上海某券商债市交易员则表示,当下债券一、二级市场抢券的热度,已经让人想到2016年下半年。数据显示,2016年下半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破2.7%,当时称之为“资产荒”。所谓“资产荒”并非指没有资产可投,而是收益高的优质资产越来越少,大量资金涌入市场买入利率债,从而推动国债收益率下行。

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表示,在逆周期调节政策持续发力、降准落地后资金面将边际收紧、股市“春季躁动”结构性行情或已在酝酿等因素影响下,2020年一季度长端利率继续下行空间有限,需警惕长端国债收益率转而上行的风险。

1月LPR报价利率将下行

股市方面,1月6日上证指数一度突破3100点,最终收报3083.41点,相比上一交易日下跌0.01%。分析来看,1月1日降准消息释放后,市场已完全消化这一预期——1月2日已上涨1.15%。

一位外资行高管表示,对比来看目前中国债市、股市表现不错,外资在增持中国债券、股票,“虽然降准后中国市场利率下行,短期利率已和美元短期利率倒挂,但外资仍在流入,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”。

数据显示,1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.97左右,未见明显下跌,甚至相比上一交易日还略微有所上涨。

“一说降准,就说是强刺激,一强刺激,人民币就会贬值。实际上不是这样的,任何问题都要具体分析。货币宽松不等于汇率必然下跌,降准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必然贬值。”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表示,“汇率是一个相对的概念,不但要看自己发生什么,还要看国际上发生什么。”

利率方面,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高达130BP,这对外资颇具吸引力。但隔夜出现倒挂:境外美元市场中隔夜成交在1.46%-1.55%,而国内人民币隔夜成交在1%左右。

“2019年国内隔夜资金利率在2%左右,今年应该会下降一些,但1%的隔夜利率不会是常态。”前述外资行高管称。在他看来,在缴税、降准、地方债发行、春节取现等因素影响下,1月份资金到期与回笼预计将达到3万多亿,即便降准对冲一部分,仍将面临2万多亿的资金缺口,利率可能会小幅上升。

数据显示,1月内还将有2575亿流动性到期,到期日期为1月23日,均为TMLF。

“我对未来的资金面不是很乐观。尤其在春节效应的影响下,资金利率大概率还会上行。”杨为敩表示,“央行可能在中旬新作MLF,但MLF利率将保持稳定,LPR报价则会下行。”

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。改革后LPR参考MLF,贷款利率则锚定LPR。截至目前,LPR已进行五次报价。目前1年期品种报4.15%,相比改革前的旧LPR下降16BP;5年期以上品种报4.80%,相比8月份的报价下降5BP,其主要驱动因素为MLF利率下降、降准带动银行资金成本下降。

按照安排,1月21日将进行新年第一次LPR报价。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称,考虑到CPI高位,直接降政策利率引导LPR下行目前受到物价的掣肘,央行通过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的方式较为可行。1月报价与2019年9月降准带来LPR下行效果相似,今年1月21日LPR或下行5BP。